媒体中心 2021-03-02
浏览次数:364
商业航天,千亿蓝海市场(其二)

4

 

大众关注度提升

 

2021年除夕之夜,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四位重量级总师携带嫦娥五号返回舱登上春晚舞台,向全国人民报告中国航天的里程碑事件。

 

包括嫦娥五号探月采样并返回、长征八号运载火箭成功发射、新一代神舟载人飞船完成首飞试验,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提前完成全球组网,天问一号顺利登陆火星开启探测之路等。

 

 

2020下半年,国家航天活动愈发频繁,直接带动航天板块总体指数上涨,各大券商基金也开始关注卫星互联网相关的投资机会。

 

今年2月,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宣布完成亿元级战略投资,首次布局商业航天领域,着眼于卫星智能制造、通信系统建设、地面终端研发以及行业解决方案设计。

 

 
卫星互联网是一个复合概念,这项系统工程在其独有的航天特质之外,又融合了“BATJ大厂”的许多特征,比如“大众化”、“年轻化”、“多元化”。微博热搜词条多次出现航天相关事件,b站联合央视对长征系列运载火箭进行发射直播。

 

航天事业不再只是上层机密,我们开始关注国网工程和商业卫星体系的每一次变化,深思Elon Musk组建“StarLink”的美好愿景,延展如“三体宇宙”一般魔幻却现实的科技未来。

 

此外,近期我国向国际电信联盟(ITU)申请了12992颗低轨道卫星,国内卫星互联网建设也将加速追赶国际标准。

 

 

5

 

卫星互联网产业链

 
卫星互联网产业主要由卫星总装制造、火箭发射、地面设备及终端制造、运营与服务四大环节构成。

 

卫星总装制造又细分为卫星载荷、卫星平台、核心配件生产;火箭发射包括运载火箭研制、发射服务、在轨交付;

 

地面设备及终端制造包括地面基站、地面终端芯片、天线或手持等终端设备;运营与服务包含地面通信运营商、北斗导航运营商、遥感数据运营商等。
 

(行业估值对比)

 

 
对比卫星互联网产业链上市公司三季报数据发现,平均EV/EBITDA倍数约为42X(剔除负数),卫星通信运营服务环节的企业,毛利率普遍较高,能够达到18%。

 

而卫星制造环节的毛利率平均为8.5%,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产业链中上游的固定资产投入和研发支出占比较大,越接近大众消费端,企业的利润空间反而更大。

 

但前提是企业必须有足够的管理能力去控制产品交付周期、拓展并稳定市场份额,同时也要求企业具有持续创新开发的能力。
 

6

 

PE/VC/CVC的野心与布局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商业航天领域融资总额已超过60亿元,较2019年的19亿元,增幅超200%。各大私募、风投、战略投资方正把触角伸向卫星互联网,抢占发展先机。
 
2021年2月,Elon Musk旗下SpaceX最新一轮8.5亿美元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估值高达约740亿美元。软银、DFJ、谷歌、微软、富达等顶级投资机构频频加注。
 

 

2021年2月,九天微星获得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亿元级战略投资,前一轮2.7亿元融资活动中领投方为航空工业中航资本旗下基金中航产投、北京国富资本。
 
2020年12月,平安科技定制的“平安1号”卫星成功发射入轨并展开应用测试,代表着平安银行正式启动“星云物联计划”,赋能数字金融,改进畜牧养殖贷款、商用车租赁融资、经营性贷款等业务。
 
2020年11月,银河航天完成新一轮融资,最新投后估值达到80亿元,投资方为南通开发区智能制造产业投资基金,混沌投资、经纬中国、中金资本旗下中金基础设施基金、顺为资本、五源资本(原晨兴资本)、君联资本、源码资本等。
 
2020年11月,长光卫星完成24.64亿元Pre-IPO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海南骞语、海通创新私募、深创投、辰韬资本、中金资本、裕智资本、海南金凯叶、海南凯星、娄底亿鼎、朱雀股权、经纬中国、鲲鹏一创、科大讯飞、上海善达投资、中科创星、吉林中科创投等。

 

 
2020年7月,Kuiper卫星计划获得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批准,亚马逊计划投资超过100亿美元,通过该近地卫星项目提供宽带互联网服务,并促进其云计算平台AWS的发展。
 
吉利科技集团通过旗下子公司浙江时空道宇科技有限公司,进军商业卫星领域,布局建设卫星互联网,成为中国首家自主研发低轨卫星的汽车企业。2020年3月,吉利卫星AIT总装中心在台州正式开工。

 

2021年1月,吉利旗下青岛上合航天科技新产业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总投资 41.2 亿元。

 

对于吉利自身来说,建设低轨卫星网络可以加速优化其高精度自动驾驶功能,赋能其共享出行及低空飞行业务。此外,吉利还可以通过直接向市场出售标准化载荷平台来获得盈利。
 
民营商业卫星企业近期投融资活动整理:

 

(数据截止2020年12月)